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施庆华 > 世界读书日,德国人怎么过?

世界读书日,德国人怎么过?

4月23日,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庆祝“世界书籍与版权日”。在德国这个出版和阅读大国,这一天也成为图书出版界的盛事。为了激发少儿对阅读的兴趣,一共100万小学生在读书日期间得到了一份特别礼物——一本精美的故事书。普通读者也有福了,他们被出版社邀请免费登门拜访,项目主管或编辑、甚至出版社社长本人亲自接待,打开大门,向读者讲述出版社的渊源和理想,一本书如何诞生,遭逢作家的机缘,以及,他们的办公室长什么样?

▲ 柏林一家独立出版社Aviva的社长Britta Jürgs的战场,是不是符合对出版社的想象呢?Jürg女士不好意思地说,为了读者拜访特地拖了地,把成堆的书给收了收。这还是收了后的结果——感谢Jürg女士允许刊登此图。(摄:施庆华)

“做客出版社”:读者向出版人提问

钱钟书说,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出版社是让图书诞生的地方,读书日的”做客出版社”活动(#verlagebesuchen)给了好奇的读者了解”母鸡的蛋在哪儿下、怎么下”的机会。

“做客出版社”活动在去年由柏林勃兰登堡州的书业协会发起,有30家左右柏林地区的出版社参与了活动,读者反响热烈。今年,德国书业协会发起了全国性的活动,得到100多家出版社响应,其中不乏德国赫赫有名的老牌出版社如汉堡的罗沃尔特出版社(Rowohlt)以及慕尼黑的贝克出版社(C.H.Beck)。出版社们敞开大门,让读者进入参观,围坐一圈谈出版。考究的出版社有露天天台、啤酒花园、自营的咖啡馆和沙龙,尽量把这场读者拜访弄得灯光美、气氛佳。

不过并不只有屋舍豪华的大牌出版社值得一提,打下德国出版大半江山的独立出版社也有别样精彩的故事,尤其是社长亲自主持的活动。独立出版社的社长通常一人包揽许多活,旗下出版的所有书他们都亲自看过并拍板决定是否出版,反映了他们的趣味和对出版如何参与社会生活的理解。他们不需要向一个金主和财团请示或汇报盈利率,只需要根据自己的需求和盈利期待平衡收支。通常,”这书得出”,而不是,”这书得火”,是他们选择书在不在他们那儿出的关键。

▲ Britta Jürgs女士是德国独立出版社协会Kurt Wolff基金会的主席之一,曾获”年度女性出版人奖”(Bücherfrau)。她经营的独立出版社Aviva挖掘了一批被遗忘的1920年代的犹太女性作家,例如Ruth Landshoff-Yorck。说起她们的文字如何与众不同以及她搜罗手稿的过程,Jürg女士两眼放光。(摄:施庆华)

所以,出版社的所有书都像他们的孩子,几乎每本书后面都有这位社长为何出版这本书的原因,可以跟读者分享。决定出版重点以及选择作者是他们工作重要的一部分,在介绍出版社时,他们总是兴奋地介绍他们如何挖掘到某位作者或草稿。一本书的诞生过程中的许多遭逢像是浪漫的邂逅,有很多的巧合,错误也可能转化为机缘——就像生命一样,诞生过程充满意外,之后在市场的命运和遭遇亦不可测。出版人的激情和热情感染力很强。不少读者在活动结束后,马上报名了后续的活动,或掏出腰包赶紧买下那些刚刚听过背后精彩故事的图书。

▲ Andreas Rötzer(摄:施庆华)

例如Andreas Rötzer和他小而美的独立出版社Matthes & Seitz Berlin。Rötzer是柏林出版界的一个传奇。这位哲学博士曾在1977年创于慕尼黑的Matthes & Seitz 出版社做会计,亲历了账簿见红的危机时刻。2004年,他有了机缘把这家深陷财务困难的出版社买下,迁往柏林,成立了现在的Matthes & Seitz Berlin出版社。他手下只有10个以下固定员工,却每年高产60本左右质量佳又精美的图书。他的“自然科普”系列把英语世界的文艺化的自然写作类型引入了德国出版界,装帧设计极为精美考究。销往海外最多的是他的“欢愉的学术”系列,充满了知识分子趣味。Rötzer对质量高、有品味、对读者阅读有挑战的图书充满信心,所以他并不喜欢“独立出版社”这样政治化的情怀标签。他接连获多项出版界大奖,出版物亦频频得到市场肯定。所以他不谈情怀,而是在办公区书架上一本接着一本取下展示他出了的好书。

读者的提问也五花八门了:“一天怎么安排时间?”“贵社有几个工作人员?”“如何平衡市场需求和你自己的出版理想?”“最骄傲争取到的作者是谁?”“平均一个月收到多少作者提交的出版草稿?”“XXX系列极度精美考究的封面和装帧是怎么做到的?”而最多的问题是,“你当初为何想自己成立一家出版社?”

“送你一本故事书”:百万小学生获大礼包

给小学生的大礼包是由德国阅读基金会发起的“送你一本故事书”活动。在读书日期间,全国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小学生以及特别资助语言班或文化融合班可以凭赠书券在分散全国的三千五百多家合作书店免费领取这本故事书。这个赠书活动延续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圣乔治节”兼读书日的传统,这一天,人们互赠玫瑰和书籍。

阅读从娃娃抓起。德国阅读基金会表示,在德国,每六个小学生就有一个在阅读和书写上有困难。孩子的阅读能力和兴趣是未来核心竞争力,好的故事书以及家长的陪伴阅读是最好的对孩子的支持。 因此,他们希望这本故事书唤起少儿读书的兴趣。

该故事书由德国阅读基金会每年在优秀的少儿作家中挑选,专门为这一赠书活动撰写并出版。也因此,该活动的故事书总是缔造德国少儿书首印最大销量。除德国阅读基金会之外,德国书业协会、德国邮政、cbj出版社、德国电视二台也共同出资,各州的文化教育部为此活动挂名领衔。德国42000个班级的约一百万小学生获益;而对新移民以及难民融合班的孩子来说,这本故事书也是学习德国语言和文化的机会。

今年活动的故事书是由Heinriette Wich撰写的探险故事书“秘密鬼屋”(Das geheimnisvolle Spukhaus),附有32页Timo Grubing所作的精美插画,由兰登书屋集团下cbj出版社出版。

▲ 故事书封面

除此以外,孩子们还得到了另一个礼物:由德国一些少儿书出版社发起的“阅读之旅”(Lese-Reise)。读书日这天,29家出版社派出了64位广受欢迎的少儿书作者,前往全国100家书店,免费给孩子们朗读他们的作品。

© 版权声明:原载于澎湃新闻,有修改。未经本人授权,谢绝转载。

推荐 5